墓園旁的神秘酒廠格蘭路思

撰文/梁岱琦    攝影/謝三泰

筆者 梁岱琦

曾經當過十多年的唱片線記者,跟著台灣流行音樂一起成長,熱愛音樂、旅行、閱讀,享受微醺的感覺,是不折不扣的Whisky Lover。喜歡在旅途中啜飲美酒,在產地裡感受不同的風土,近年下筆的對象從音樂,轉而為酒與旅行。

著有,「流行音樂魅力男」(商周出版)、「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合著/時報出版)、「鏗鏘真言」(推守文化)、「到艾雷島喝威士忌」(商周出版)。

女子飲酒誌 Facebook


酒後不開車  安全有保障  禁止酒駕



路思鎮(Rothes)是蘇格蘭著名威士忌產區斯佩塞Speyside裡一個重要的小鎮,鎮上共有四間蒸餾廠和一間蒸餾器製造商,格蘭路思是四間蒸餾廠其中之一,也是最神秘的一間。開車在路思鎮上徘徊,遍尋不到這間酒廠,沒有任何指標、招牌,像是不想被人發現似,低調地隱身在墓園旁。

說是墓園,其實更像是公園,小巧、整齊、乾淨,還有陽光和鳥叫聲陪伴,墓園裡藏有兩位與酒廠有關的人物,從高處俯視看護著格蘭路思。酒廠創辦人詹姆斯史都華最早找來商人羅勃迪克和威廉格蘭特少校合資,雖然遇上金融危機三人合作不成,但羅勃迪克就葬在酒廠旁的墓園裡,一直照看著格蘭路思。格蘭特上校曾從非洲帶回名叫拜威(Byeway)的男孩,後來成了他的管家,拜威在1972年過世,雖然格蘭特上校後來成立了格蘭冠酒廠,但拜威卻出現在格蘭路思裡。

1979年酒廠裝設新蒸餾器時,曾有夜班員工看到一位蓄著鬍子、黑皮膚的老人出現在酒廠裡,後來發現他就是拜威,但當時他已過世七年了,員工們認為應是擴建工程打擾了他,承諾之後會帶著威士忌去敬他,從此拜威就不再出現了。這些酒廠逸事替格蘭路思增添了幾分神秘氣息,不過,原本酒廠並不是那麼低調,負責帶我們參觀的亞力山大老先生說到,酒精濃度過高時,酒廠很容易發生火災,翻開格蘭路思的歷史,一共有過五次火災,其中有一次大火恰與酒廠1879年12月28日開始生產第一批新酒的日期相同,有人因大火而喪生,酒廠決定維持低調,一直到現在。五次火災歷史中,最嚴重的一次是1922年倉庫大火,曾讓多達90萬公升的威士忌流出,據說一旁的小河都流淌著黃澄澄的酒液。

為了記取教訓,在參觀的過程中,老先生帶著酒精探測器亦步亦趨,只要酒精濃度過高就不能拍照,某次太靠近發酵槽,警報器嗶嗶大叫,把大家都嚇了一大跳。

亞力山大原本已自酒廠退休,但又被找回來幫忙,對酒廠歷史和技術如數家珍,他神秘地告訴我,「秘密酒廠裡還有個秘密酒廠,你想不想看?」。爬上有些陳舊的扶梯,看到兩座蒙上灰塵的蒸餾器,原來酒廠在1979年蓋了新的蒸餾室後,這兩個舊的蒸餾器就被遺忘在這裡。還有一座十分古典的傳統糖化槽,也因效能太差,已有二十年沒運作了,「這些都是古董,像我一樣」,老先生說。

格蘭路思有著10支高大的蒸餾器,1979年蓋好的蒸餾室空間寬闊,有著像教堂般高聳的屋頂、充足的自然光,完全沒有其他酒廠蒸餾室的高溫酷熱。老先生稱讚這是他看過最好的一間蒸餾室。蒸餾器愈高生產出的酒體愈清新,來到裝桶室,試喝當天生產的新酒,因為新酒酒精濃度高達70%,通常會以一比二的比例兌上水喝,當天嚐試喝了一點,讓人大為驚艷,入口充滿清新的青蘋果香氣,看到我的表情,老先生自豪地說,「好喝吧!」。

格蘭路思產量雖不小,但多數酒都提供做威雀和順風這兩大調和式威士忌,僅有不到10%裝瓶成單一麥芽威士忌。品牌大使史都華與台灣頗有淵源,17歲時曾隨著蘇格蘭舞蹈團來台灣表演,是隊上唯一的風笛手,當時還會見了李登輝總統,後來加入了蘇格蘭著名的搖滾風笛樂團「Red Hot Chilli Pipers」(與著名的搖滾樂團嗆紅辣椒只差一字),曾受聘於百齡罈威士忌,巡迴台灣、香港亞洲各地演出,後來因病退出表演事業,轉任品牌大使。他自詡自己不只是威士忌品牌大使,更是蘇格蘭文化大使,「我愛這塊土地,更愛蘇格蘭傳統文化,希望更多人能因我而認識蘇格蘭、愛上蘇格蘭」。


酒後不開車  安全有保障  禁止酒駕


喜歡我們的文章嗎?加入<凱基樂活投資人>LINE帳號,就可以收到發刊通知搶先看哦!

加入凱基證券LINE好友回期刊首頁

icon_BackToTop